捷豹彩票|捷豹彩票下载_Welcome:佟悦:老罕王努尔哈赤的传奇一生

捷豹彩票|捷豹彩票下载_Welcome

  清太祖努尔哈赤, 辽宁满族人俗称为 “ 老罕王” , 是辽宁历史上唯一人主中 原的后金 (清) 政权缔造者。三百多年来 , 他颇富传奇色彩的人生故事在各族人 民 中广为传诵 , 因而成为当地百姓中知名度最高的历史人物。

  女真人是自古生息繁衍于中国东北部的骑射狩猎民族 。明中叶以后 , 主要分布在抚顺以东 、开原以北辽东东段边墙外的广阔地区 , 分成建州 、 海西 、 东海 (野人 ) 三个部分 。

  明世宗嘉靖三十八年 (1559年 ), 努尔哈赤出生在今辽宁新宾呼兰哈达山下 、 苏克素护河畔的建州女真村寨。他的家族 (后称爱新觉罗氏) , 虽未必像传说那 样是仙女佛库伦的后代 , 但却也有过荣耀的历史。其远祖孟特穆 , 元末曾任女真 斡朵里部万户 , 明初授建州左卫都督金事。

  约在 1 6 世纪初 , 其后裔的一支定居 今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一带。其中努尔哈赤祖父觉昌安、 父亲塔克世居住在赫 图阿拉山城 (今称老城) , 并曾被明朝授为建州左卫指挥使 , 在当时女真人中算 得上是有身份的氏族酋长。

  努尔哈赤是塔克世的长子。生母名额穆齐 , 按清朝记载为喜塔喇氏阿 古都督 之女 , 很多研究者根据明朝文献考证 , 这位阿古都督应该就是建州著名酋长王呆 或其子阿台。努尔哈赤十岁丧母 , 继母纳喇氏不能善待他和三个弟妹 , 为谋生 计 , 自少年时代起 , 便常往山中采集山参野果 , 补贴家中用度。

  在明朝文献及民 间传说中 , 尚有他少时曾在王呆家为佣工 , 或为明辽东总兵李成梁亲兵等记述 , 只是缺乏确实依据 。若从娶妻生子年代及相关历史记载分析 , 他十二至十八岁离家在外应属事实 , 而且这段阅历对其日后创业生涯也产生了重要影响 。十九岁 时 , 他与 当地女真伶佳氏姑娘口合冶纳代青成婚 , 由父家分出自立门户。刻薄 的继母仅分给少量财物和奴仆 , 他仍需靠渔猎采集和往抚顺马市贸易维持生计。

  次年 长女东果格格出生 , 又两年生长子褚英 , 有了一个温馨的小家庭。二十五岁那年 (明万历十一年 , 1583 ) , 一次突发事件改变了这个女真青年 的人生习迹。事情起因与他母亲的氏族相关。早在努尔哈赤十几岁时 , 喜塔喇氏酋长王呆 就已称雄建州 , 但因与明朝为敌被杀。其子阿台为报父仇 , 不时率众人犯辽东内 地。就在这一年的夏天 , 明辽东总兵李成梁率兵出边 , 将阿台及部众包围于古勒 山寨 (今辽宁新宾上夹河镇古楼村) , 破城后 , 不仅阿台及部众千余人被杀 。觉昌安、塔克世父子因人城欲接出阿台之妻 (努尔哈赤伯父礼敦之女) 未及脱身 , 也被明军所杀 。这就是直接导致努尔哈赤起兵复仇的 “ 古勒寨事件” 。

  努尔哈赤闻知噩耗 , 即前往洁问父 、 祖被杀之 由, 明朝官员答之以误杀 , 并 给救书三十道、 马三十匹 , 准其承袭指挥使之职为补偿 。心怀父 、 祖无辜被害之 恨的努尔哈赤 , 无力向明朝复仇 , 却又不愿就此善罢甘休 , 于是将怨愤转向为明军做向导的建州图伦城主尼堪外兰。他拿出家中所存十三副遗甲聚集数十人起 兵 , 攻克图伦城 。

  这就是努尔哈赤创业开端 , 后世视之为清朝肇基之首役 。其实 , 尼堪外兰与觉昌安父子之死并无直接关联 。据明朝史料记载 , 在进攻古勒寨之役中 , 他们都担任明军向导。只是事后努尔哈赤仅因父 、 祖冤死略得 补偿抚慰 , 而尼堪外兰却益受明朝器重 , 欲扶植为建州女真之主 。

  努尔哈赤自然 心 中不平 , 才将对明朝怨愤指向此人 , 以之为起兵复仇的直接对象 。起兵之初 , 由于根基尚浅 、 部众无多 , 连本家族成员也大多与努尔哈赤为 敌 , 甚至共同立誓欲除之往投尼堪外兰 。他凭借智勇超群的才能 , 通过一次次战 斗逐渐树立声望。

  三年后 , 已取得攻克附近多座城寨 、 部众近千人的不凡业绩 , 并在明地方官员默许下 , 杀掉竞争对手尼堪外兰 , 为称雄建州奠定了基础。当时女真社会纷乱动荡 , “ 各部蜂起 , 皆争王称长 , 互相战杀 , 甚且骨肉相 残 , 强凌弱 , 众暴寡” 。明廷 则采取纵弱抑强政策 , 有意维持这种混乱状态 , 以便羁糜掌控 。努尔哈赤崛起之初 , 建州各部尚无威胁辽东汉地安全 的强大势 力 , 明廷以主要精力对付海西叶赫 、 哈达二部 , 客观上给他的初期创业提供了有 禾U环境。

  158 7 年 , 努尔哈赤在创业之路上迈 出重要一步 , 将距祖居地数里 的佛阿拉 城 (现称!日老城) 重加修葺 , 筑城三层 , 营建宫室 , 以此为中心自立为统辖建州女真之主 , 并初步设立法令制度。

  次年 , 部属已达数千人 , 由他与同胞兄弟舒尔 哈齐分统 , 又以额亦都 、 费英东等前来归附的女真首领任 “ 大人” 或 “ 扎尔固 齐” (断事官) , 协助管理军事、 司法和行政事务。此后数年 , 他一面进攻附近哲陈、 王 甲、 鸭绿江等女真部落, “ 顺者以德服 , 逆者以兵临” , 逐渐扩充实 力; 一面密切与明朝政府的关系 , 以 “ 替天朝把守九百五十里边境” 的女真忠顺 酋长 自居 , 用 女真地区所产人参 、 兽皮 、 良马等与汉人贸易 。

  万 历十七年(1589 年) , 明廷封他为建州左卫都督金事 , 次年进京入贡, 又蒙明廷宴赏嘉奖。海 西女真哈达 、 叶赫 、 乌喇等部贝勒也对其刮目相看, 相继与之通婚联姻 , 说明外 界已初步认可其作为建少 卜 险真首领的地位 。然而 , 在当时内江频发的女真社会中 , 新兴势力难以一帆风顺地月 士大。没过 多久 , 自觉较建州强大的海西女真 (即叶赫 、 哈达 、 乌喇 、 辉发各部 , 合称 “ 息 伦四部” ) , 便与努尔哈赤发生利益冲突 。

  从 1591年起 , 因向建州索取土地等纠 纷几次与之兵戎相见 , 但都无功而返。1593 年九月 , 以叶赫为盟主 , 纠合哈达 、 辉发 、 乌喇及长白山呐殷 、 朱舍里 、 蒙古科尔沁 、 卦尔察 、 铡白 , 组成三万多人 的 “ 九部联军” 合兵进犯 , 企图一举摧毁努尔哈赤历时十年经营起来的建州新兴 势力。

  他晓谕部下 , 敌军虽数倍于己 , 但却 是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 , 只要擒杀其一二为首者 , 再奋勇冲杀 , 即可战而胜之 。

  于是 , 在作出相应部署后 , 他率兵迎战于古勒山前 (今辽宁新宾上夹河乡西部) 。他先遣大将额亦都出战诱敌 , 阵斩联军盟主叶赫贝勒布斋, 随后挥军掩杀 , 歼敌 四千余 , 获战马、 销甲数以千计 , 并生擒乌喇贝勒之弟布占泰, 大获全胜 。此即 清开国史上著名的 “ 古勒山之战” 。时年三十五岁的努尔哈赤经此一战威名大震 、 雄视诸部 , 统一女真前途一片光明。

  古勒山之战后 , 努尔哈赤乘胜挥师灭掉参与九部联盟的呐音 、 朱舍里 两部 , 将建州女真各部聚于自己靡下 , 成为名副其实的 “ 建州之主 ” 。此后几年 , 他主 要致力于稳固已有地位和调整与明朝 、 蒙古 、 朝鲜 的关系。万历立十三年 , 因 “ 保塞有功” 、 “ 忠顺学好” , 受明廷加封为女真人中最高职爵 “ 龙虎将军” ; 又与科尔沁部贝勒明安 、 喀尔喀部贝勒劳萨等遣使通好 , 东邻朝鲜也派遣官员与之 磋商解决争端 。

  在本民族内部 , 他一面凭借优势与海西四部盟誓结好 , 一面乘机 派兵征讨恻及松花江下游安褚拉库、 握集等部落人众 , 把统一事业延伸至东海女 真地区。在此期间 , 对建州女真地区治理也颇见功效 。据 1596 年出使建州的朝鲜官 员申忠一记述 : 当时佛阿拉分为内城和外城 , 努尔哈赤及族人 、 众将分别居之 , 连同城外兵丁共约近千户。努尔哈赤属下将领一百五十余人 , 弟舒尔哈齐属将四 十余人 , 多是距此三四 日路程区域内各部族酋长。自称 “ 女真国建州卫管辖夷人 之主” 的努尔哈赤 , 不胖不瘦 , 躯干壮健 , 鼻直而大 , 面青而长 , 头戴貂冠 , 身 穿龙纹貂皮衣 , 腰系银丝金带 , 足登鹿皮靴鞭 , 虽贵为大酋长 , 但对外来使臣谦 恭和气 。

  正月初一 日春节宴会上 , 还 自弹琵琶 , 翩然起舞 , 与众人同乐。在其统 治区域内 , 除狩猎、采集等女真传统产业外 , 另有许多农庄 , 粮食产量高者种粟 一斗可收获八九石。各部落首领还奉命在辖境屯田耕种 , 就地储备粮食 , 当时正 值春节前后 , 佛阿拉城内外车来人往 , 一派生机。 然而 , 胸怀大志的努尔哈赤并不满足于只做 “ 建州之主” , 他心中明 白, 欲 使女真族强盛统一 , 征服人口 众多、 地理位置重要 的海西四部势在必行 。为降低 实现目标过程中的风险 , 更为避免明朝出手干预 , 他用了近二十年时间 , 审时度 势 , 各个击破 , 张弛有度地稳步完成统一女真的这一重要步骤。

  首先被灭掉的是居于今铁岭地区的哈达部 。1599 年 9 月 , 努尔哈赤以勾结

  叶赫、毁盟背约为由率兵攻哈达 , 生擒其贝勒孟格布禄 , 后因明廷干预 , 曾将孟 格布禄之子武尔古代释回 , 但 1 6 0 1 年 又借灾荒之机尽收其部众 , 彻底灭掉哈达 部。

  以今吉林辉南县为中心的辉发 , 是四部中最弱的。哈达亡后 , 辉发部贝勒拜 音达里在建州和叶赫两大势力之间摇摆不定。1 6 0 7 年 , 努尔哈赤亲率大兵攻克 拜音达里所居底尔奇城 (今吉林省吉林市南二百公里) , 杀其父子及抵抗兵士 , 收其部民 , 兼并辉发。乌喇位于以今吉林市为中心 的长白山地区 , 地广人多 , 又处于建州通往东海 女真的必经之路。努尔哈赤于 巧% 年将布占泰释回本部继兄为 贝勒 , 又嫁女与 之通婚结好。然而布占泰也怀有争霸野心 , 屡有对建州不恭言行 , 并几次与之兵 戈相向。16 1 2 年冬 , 努尔哈赤以布占泰负义背盟为由 , 亲率三万大军直捣乌喇腹地与之决战 , 大胜 , 布占泰只身逃往叶赫 , 乌喇部灭亡。

  ( 1 6 13 ) 九月 , 努尔哈赤亲统四万大军 , 以索要布占泰为名 , 连续攻陷叶赫十几 座城寨。明朝边将应叶赫请求 , 派官兵携带火器到叶赫城协助防守。努尔哈赤感 到如继续进攻, 势必与明朝直接冲突 , 扩大事态 , 因而决定暂缓对叶赫的兼并 , 还派人向明朝官员解释出兵叶赫原因 , 表示愿听从劝解 , 停止进攻 , 以消除明朝 方面的不满 。在征服海西女真 、 扩大统一事业的十几年中 , 努尔哈赤也在不断完善自己领 导下的女线年 , 鉴于本民族长期没有自己的文字 , 指授额尔德尼 和噶盖两位 “ 巴克什” (文士) , 采用以蒙古字母拼写女真语的方法 , 创立了本 民族的文字 (后称为 “ 老满文” 或 “ 无圈点满文” ) , 对新的民族共同体的形成和 民族文化进步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。1603年 , 努尔哈赤又将其统治中心北移数 里 , 迁到祖居之地赫图阿拉山城 , 重修城郭宫室 , 以适应发展需求 ; 几年后 , 又 接受蒙古喀尔喀部贝勒所进尊号 , 称 “ 淑勒昆都仑汗” 。由于基本扫除了海西女 真的阻隔 , 又不断命部将出征东海瓦尔喀 、 虎尔哈 、 涅集等部落 , 将当地女真人 编户连同其财产带回 , 每次少则数百人 , 多则人畜数以万计 , 不仅将更多女真人 聚于靡下 , 还打开了获取当地人参、 毛皮等物产资源的通道, 促进了经济实力增 长。1605年 , 鉴于以往用晾晒方法加工的人参因明朝停止互市难以存放 , 造成 大量腐烂变质 , 努尔哈赤主持发明了 “ 蒸煮晾晒法” , 便于人参的长期保存 , 推广后获利颇丰。

  当时女真人已掌握简单的冶铁技术 , 用女真传统特产与明和朝鲜 互市交换来的犁桦 、 铁锅等金属制品 , 既可用于生产生活 , 又可以用以制造武 器 , 经济、 军事实力大为增强。1613 年 , 努尔哈赤还命每牛录出十名男丁和四 头耕牛 , 在境内空地屯田 , 以补充粮食方面的需求。在此期间 , 努尔哈赤最值得称道的创举 , 是创建 “ 八旗制度” 。女真人旧有 名为 “ 牛录” (大箭) 的狩猎组织形式。每一牛录 由共同行猎的十人组成 , 内一 人为首领 , 称 “ 额真” (主 ) 。随着统一女真的进程 , 努尔哈赤磨下部众 日增 , 迫切需要有一种新形式代替原有的族 、 寨组织对其施以有效统驭 , 以便于作战 、生产和行政管理 。努尔哈赤遂借用族人熟悉的 “ 牛录” 加以变革 , 以三百 男丁编 成一牛录 , 五牛录编成一 “ 甲喇” , 五 甲喇再编成一 “ 固山” (旗) , 各设 “ 额 线 年 , 将所属部众编四 “ 固山” , 分别 以黄 、 白、 红 、 蓝色旗帜区分。后因部众益增 , 又于 1 6 巧 年扩充 , 在原有四种纯色旗外增加四种镶边旗帜 , 形成以整黄 、 整白、 整红 、 整蓝 、 镶黄 、 镶白、 镶红 、 镶蓝旗为标志的八个 “ 固 山” , 即 ` ,/ 又旗” (汉文 中常以 “ 正” 代 “ 整 , ’) 。

  因为八旗牛录编人兵丁 , 也包 括其家属和奴仆 , 所以既是军事组织 , 也是行政和生产单位 , 其所属人丁 “ 出则 为兵 , 人则为民” , 成为女真新政权下的社会基本单位。努尔哈赤为八旗之主 , 分领各旗者均为其子侄 , 从而使几十年间从各部落聚拢来的女真人 , 在统一号令 的体系中构成新的民族整体 。这种应运而生的天才创造 , 不仅适应女真族统一和 崛起的需要 , 也对后来满族共同体形成和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  伴随着权力、 财富的增长 , 努尔哈赤也逐渐感受到自己身边出现的不和谐征 兆 , 这主要来自同母弟舒尔哈齐和长子褚英。前者不甘久居兄长之下 , 时有消极 不满情绪流露 , 并设法提高自己的威望和地位 , 甚至公开率众出走另立山头 ; 后 者以父权继承者自居 , 常有令乃父及诸弟不悦的纵态言行。尽管努尔哈赤对二人 的不满或许出自他人挑唆 , 但刚恒果决的性格 , 使他在形成对二人不 良印象后并 未优柔寡断 , 160 9 年将舒尔哈齐囚禁 , 直至两年多后去世再没给他自由。对褚 英则更不留情 , 16 1 5 年确信其图谋不轨后 , 当年即下令杀之以绝后患 。代替二 人协助努尔哈赤掌控权力者 , 则变为其子侄中的 “ 四大贝勒” — 代善 、 阿敏 、 莽古尔泰 、 皇太极。

  1616年 , 时已五十八岁的努尔哈赤感到 , 已初步实现统一的女真人 , 应该 有一个更具号召力的政权名称。以往女真族曾建立统治中国北部一百多年的大金 国 , 努尔哈赤熟知此事 , 并常以 “ 金汗” 后继者自居。于是 , 本年正月初一 , 努 尔哈赤在众人拥戴下 , 受 “ 覆育列国英明汗” 尊号 , 定 国号为 “ 大金” , 年号为 “ 天命” , 并在赫图阿拉城举行隆重的登基典礼。从这时起 , 史称 “ 后金” 的女真 族地方政权正式在辽东山区创立。这既是努尔哈赤三十多年来致力本民族统一事 业的结晶 , 又是这个民族重新崛起的标志 。

  登上 “ 天命汗 ,’ 宝座后的第三年 , 努尔哈赤的策略发生根本性变化 , 公开树 起了反明大旗。此前两年辽东地区灾荒频发 , 后金境 内也受到严重影响。经过多 年兼并和招抚 , 已有十余万女真人聚居辽东山区 。

  这里耕地面积有限 , 渔猎资源也由于人口增加而显得紧张 , 加之连年天灾和明朝停止边境贸易 , 使得新成立的 女真政权受到严重饥荒的困扰 , 不时有部众外逃谋生 , 出现人心涣散征兆 , 如再 不解决 , 就会危及新崛起的民族势力生存。在这重要关头 , 努尔哈赤一改以往对 明朝 “ 忠顺” 的形象 , 将解脱困境的希望寄予掠夺相对富庶的汉族地区 , 更重要 的是想凭借多年积蓄的实力, 彻底扭转本民族的政治地位。

  1 6 1 8 年初 , 他已向 诸贝勒大臣表示 , 本年必对明朝用兵。经过一段时间准备 , 当年四月十三 日 , 公 开发布以 “ 七大恨” 为内容的反明檄文 , 历数多年来明朝对女真人的压迫和歧 视 , 宣称 : 因明朝 “ 欺凌至极 , 实难容忍 , 故以此七恨兴兵” 。次 日即率大军 出发 , 十五 日攻破明朝距建州女真最近的关隘抚刀 匝城 , 城守官李永芳投降 , 前往 救援的总兵张承撒等战败被杀 , 几天后 , 努尔哈赤命拆毁抚顺城 , 携带俘获的三 十多万人畜及大量财富退回赫图阿拉 。

  攻克抚顺, 是努尔哈赤创业生涯的重要转折点。此前他虽征战三十余年 , 但 攻伐对象几乎都是女真部落 , 不曾与明朝官军直接冲突 , 也未攻掠过辽东汉地一 村一堡。早在他成为建州酋长且开始兼并海西女真之时 , 明朝就有很多官员认为他狡黯过人、 阴蓄异志 , 势必成为以前叶赫杨吉馨 、 清加馨和建州王呆那样的 “ 逆酋” , 建议及早剪除 , 免生后患 , 但却无加兵理 由。

  努尔哈赤在闻知此种舆论 后 , 仍冒险于 16 0 8 年和 1 6 1 1 年两次人京朝贡 , 对明朝号令唯命是从 , 更是封住 了那些主剿者的口 。本次以 “ 七大恨 ” 告天公开反明 , 是他从本民族生存和发展 的角度, 经深思熟虑采取的举措 。以此为标志 , 他领导女真族重新崛起后的目 标 , 已经转向反对长期对其进行压迫的明朝统治者。而且方向既定 , 义无反顾。

  当年五 月至七月间 , 又连续攻克抚安 、 三岔儿等十几座边堡和辽东另一军事重镇 清河城 (今辽宁省本溪县境内) , 明辽东东部防御全线告急。明廷当然不会坐视女真人的反叛。抚顺失守后 , 久不临朝的万历皇帝慌忙召 集大臣商议对策。当时明王朝虽陷于政治腐败、 经济崩溃 、 军事废弛的困境 , 但 对剿灭努尔哈赤 (他们称之为 “ 奴酋” ) 所领导的女真势力 , 似乎并未感到特别 担心 , 因为 自明初以来 , 他们已多次平灭敢于反抗的女真 “ 逆夷巨酋” 。于是 , 明政府一面在辽东加派军晌 、 招募新兵 , 一面从山东 、 山西 、 陕西 、 甘肃 、 浙 江 、 福建 、 四川等地调派军队驰援辽东 , 经数月紧张准备 , 于辽东地区集结大军 近二十万人 , 佯称四十七万 , 天命四年 (1 6 1 9 ) 二月十一 日于辽阳誓师 , 决心毕 其功于一役 , 彻底摧毁新生的后金政权 , 消除辽东女真之患 。决定明朝辽东命运的 “ 萨尔浒战役” 就此爆发。

  按明军部署 , 本次进攻兵分四路 , 分进合击 , 目标为后金都城赫图阿拉。西 路军以总兵杜松为主将 , 从沈阳出发经掬l项沿浑河 、 苏克素护河东进 ; 北路军以 总兵马林为主将 , 从靖安堡出发 , 经铁岭南进 ; 南路军以总兵李如柏为主将 , 从 清河出鸦鹊关北进 ; 东路军以总兵刘挺为主将 , 从宽甸亮马店出发西进。每路约 两万至四万人 , 而且北路有叶赫出兵数千人相助 , 东路有朝鲜派一万军兵配合 。辽东经略杨镐奉尚方宝剑坐镇沈阳 , 总辖各路。

  早有准备的努尔哈赤 , 得知兵力占优的明朝大军四路合攻 , 在部署各处加紧 修筑防守关隘的同时 , 制订了 “ 凭你几路来 , 我只一处去” 的应敌方略 。当闻知 西路明军争功心切 , 已兵出抚顺关 , 即亲统八旗主力先往此方向迎敌。两军于浑 河岸边的萨尔浒、 界藩山一带 (今抚顺大伙房水库东侧 ) 激战两日 , 后金军大获 全胜 , 西路明军大部被歼 , 杜松等将领死于阵中。

  三月初二 日 , 努尔哈赤又率军 向西北转攻马林所率北路明军 , 集中优势兵力, 于尚间崖 、 斐芬山击败马林和监 军潘宗颜所部北路明军。随后 , 又回兵迎击东路明军。努尔哈赤自己回赫图阿拉 率众守城 , 派代善 、 阿敏、 皇太极等率兵前往 。

  后金军于阿布达里冈和富察之野 (今新宾 、 桓仁交界地区) 阻击北进明军 , 力战破敌 , 明军主将刘挺阵亡 , 助战 朝鲜兵不战而降 。李如柏所率南路兵进展迟缓 , 尚未正式与后金军接战即闻三路 败讯 , 急引军撤回 。这场大决战的结果 , 努尔哈赤凭借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 , 创造了中国战争史 上以少胜多的著名范例 , 而且使后金政权在辽东地区的处境 , 从对明朝战略防御 转变为战略进攻态势。

  此后数月 , 即乘胜攻取开原 、 铁岭二城 , 并顺势灭掉宿敌 叶赫部 , 收其部众 , 扫除了统一女真 的最后一个障碍 , “ 自东海至辽边 , 北 自蒙 古嫩江 , 南至朝鲜鸭绿江 , 同一音语者俱征服 。是年诸部始合为一 ” ⑨。为便于 进攻明辽东地区 , 努尔哈赤先后以界凡 、 萨尔浒为临时都城 , 就近观察明军动静 。但此后两年内 , 除对沈阳 、 辽阳之间的一些地区进行掳掠骚扰外 , 并未继续进攻 辽东腹地。其原因除明朝任命熊廷弼为辽东经略 , 地区防务有所改观外 , 短时间 内连经对明朝和叶赫几番大战 , 后金国内部许多事务也需加以调整 。于是努尔哈赤 一面修治内政 、 积极备战 , 一面几次出兵入边试探明军防务实力 , 窥伺时机。没过多久 , 良机自天而降 。

  天命五年 (16 20 ) , 明万历 、 泰昌二帝于数月内 相继驾崩 , 天启帝继位后 , 熊廷弼因朝内党争离职 , 由袁应泰接任辽东经略 , 对此前防御方略加以更改 , 而且很多新措施尚未及施行 。努尔哈赤认为机不可失 ,

  遂于天命六年 (1 6 2 1 ) 三月 , 亲率后金军主力由抚顺长驱直人 , 先激战一 日夺取 沈阳 , 又历时三天攻占明辽东首府辽阳 , 随后八旗劲旅势如破竹 , 一月内攻克七 十余座城池堡寨 , 辽河以东大部地区归人后金版图。

  如何对待新占领的辽东汉族居住区 , 是努尔哈赤在取得空前胜利后面临的重 要抉择 。在此之前 , 明代建州 、 海西女真人曾多次进人汉人居住区 , 甚至还攻破 个别城池。但几乎每次都是掳掠人畜财物即退回老巢 , 即使后金此前不久连下抚、清、开、铁四城 , 也只是攻掠后将其城池毁坏 , 未曾驻兵长期占据。

  而此次 攻占明辽东诸城 , 努尔哈赤的做法却与以往截然不同 , 不仅命人将众福晋接至辽 阳 , 准备安家定居 , 而且对囿于旧习不愿居此的贝勒大臣表示 , 现辽河以东各路 皆降 , 为何还要舍此而还? 于是 , 破辽阳后二十余日 , 他便决意定都于此 , 不再 返回赫图阿拉 。

  联想到萨尔浒战后在距汉人区更近之处设临时都城 , 并对进攻辽 沈做较长时间的酝酿 , 说明在与辽东明朝实力对比发生变化后 , 他即已在考虑将 统治中心西移 , 使本民族获得更有利的生存空间。这也是女真人自金朝灭亡近四 百年后 , 重新强势进人汉族居住区的开端。然而 , 伴随新决策而至的严峻挑战 , 却是努尔哈赤始料不及的。在定都辽阳 并于次年攻克辽西重镇广宁 (今辽宁北镇) 后 , 面对有长期农耕文化传统及数百 万亩农田 、 数十万汉族居民 的辽东腹地 , 他虽下令将八旗职官改为都堂 、总兵 、副将等便于统治汉人的称谓 , 又下令实行 “ 各守旧业” “ 计丁授田” 等一 系列 旨 在稳定社会的政策 , 但都收效甚微 , 主要原因是刚人据辽东的女真人与世居 当地 的汉人之间长期积累的文化差异和民族矛盾 。

  早在后金攻克抚顺 、 开原诸城后 , 辽东汉人就开始大量逃离 , 至辽阳等城失陷 , 更有数以十万计的汉人渡海往山东 或经辽西人山海关 , 留在 当地者也并非甘愿受女真人奴役 , 不时采取暴动 、 逃亡、怠工 、 暗杀、 放火 、 投毒等多种方式反抗 , 加之辽南沿海岛屿 、 辽西 、 山东 等处明军的袭扰以及 自然灾害等不利 因素 , 使后金定都辽阳后始终不能有效恢复 正常局面 。以往四十年中 , 努尔哈赤虽曾攻城拔寨、 以弱胜强 , 在实现本民族复 兴过程中展现出卓越才能 , 但对治理汉族地区却几乎一无所知 , 而且囿于民族偏见 , 不肯信任和重用汉人 , 又面临内外诸多矛盾困扰 , 很难冷静地制定正确的治 国方略 。以致迁都辽阳后 , 除在联合蒙古和招抚东海女真方面尚有所进展外 , 年 逾花甲的努尔哈粼良难再续写其人生的辉煌 。

  后金新都辽阳 , 本是明代东北政治中心 , 本城及周围汉族人口 众多 , 汉文化 底蕴深厚 。在女真人 、 汉人矛盾尖锐的环境下 , 努尔哈赤人住该城数月后 , 即颇 觉缺乏安全感 , 更恐率军出征时都城有后顾之忧 , 遂于旧城东数里另建新城 (后 称东京脚 , 作为汗王和八旗贝勒官员居住理政之处。天命八年 ( 1623 ) 移居入 住 , 宫殿府邸尚未完全竣工 , 他又感这里仍不安全而决计放弃 , 于天命十年(16 2 5 ) 三月作出了一个影响深远的决策— 迁都沈阳。

  据 精太祖实剥 所记 , 他向贝勒大臣解释迁都原因时 , 曾提及沈阳为四通 八达之地 , 进攻明朝 、 蒙古、 朝鲜都较辽阳便利 , 城南浑河尚可收运木捕鱼之利 等诸多优势 , 似为锐意思进 、 远见卓识之举 , 但据 心茜文老褂 和明朝史料记载 分析 , 此次迁诸卜 却是他对汉人反抗一筹莫展 , 有意放弃辽东汉地退回女真故土的 前奏 , 实为进退兼顾之策。

  上年正 月 , 因汉人逃亡 、 反抗屡禁不绝 , 努尔哈赤无 奈之际 , 竟然下令对家无粮谷的汉人即行杀戮 , 原因是此等人极易挺而走险 、 揭 竿反叛。实行这种近乎滥杀无辜的暴行促使汉人敌对情绪愈加强烈 , 遂使其不得 不弃辽阳迁沈阳 , 希冀城池略小 , 又非汉地腹心 , 掌控较易 , 或可减缓与汉人的 冲突 , 但时逢后金境 内粮荒 , 逃 亡 、 暴动 的汉人不减反增 。

  努尔哈赤无良策可 施 , 又将杀戮政策变本加厉。天命十年 (1 6 2 5 ) 十月 , 历数辽南 、 沈阳等多地汉 人叛逃反抗事例后 , 责怪辽东汉人负其 “ 不杀恩养” , 以怨报德 , 传令八旗大臣 率兵分往辽东各地屯堡 , 对有反抗女真政权倾向的汉人生员 、 故明官吏及汉族百 姓进行更大规模的屠杀 , 免杀者则每十三人七牛编成一庄 , 按女真贝勒官员职位高低分配。

  本次被杀汉民 当在数千人以上 , 被编庄者则成为女真贵族农奴 。这也 是努尔哈赤在后金统治中心迁人汉地后 , 最严重的一次倒行逆施。迁都 的第二年 , 努尔哈赤闻知辽西明军大多收缩至山海关内 , 仅宁远 (今辽 宁兴城) 尚驻军坚守 , 又认为经严厉 , 辽沈暂无后顾之忧 , 决定先抛开纷乱 的政务 , 攻取这座孤悬关外的战略重镇 。天命十一年 (16 2 6 ) 正月十四 日 , 他亲 统数万大军 , 号称二十万 , 兵进辽西 , 十七 日渡辽河 。明锦州等处零星守军无力 抵御 , 闻风而走。二十三 日 , 后金兵抵宁远城下 , 派人人城劝降 , 遭守城明军主 将袁崇焕拒绝。

  仇敌汽 , 据城死守 , 且凭借新装备红夷大炮强劲威力, 重创攻垅口又旗官兵。此前 后金虽曾攻克多座明城 , 但多是得益于诱敌出战或里应外合 , 此次袁崇焕防奸甚 严且始终固守不出, 努尔哈赤面对坚城利炮损兵折将 , 无计可施 , 只得在纵兵焚 娜付近觉华岛明军粮草后 , 于二十七日下令撤军。自二十五岁起兵始 , 努尔哈赤在四十多年中身历百战 , 几无败绩 , 宁远之战 竟输于无名道员袁崇焕之手 , 其恼恨之状可想而知。但他并未因此一撅不振或立 即兴兵复仇。宁远失利两个多月后 , 略经休整 , 又亲率大军往攻相助明朝的喀尔 喀蒙古巴林等部落 , 经十余天征战 , 获人畜五六万 口 , 得胜凯旋 , 聊解宁远受挫 的郁闷心绪 。

  不过 , 此时他已是年近古稀的老人 , 戎马住惚的创业艰辛和近来的 诸事不顺 , 难免使其虑及身后之事 , 这年六月 , 他又一次谆谆告诫统领八旗的诸 子侄 , 要同心协力、 共治国政 , 推举敬天爱民 、 德才兼备者主持国事 , 似乎也是 对 自己近年种种失误有所反思 。可惜属于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当年七 月下旬 , 努尔哈赤因背发痈疽 , 前往清河温泉 (今辽宁本溪境内) 治疗 , 多日未得痊愈 , 反觉沉重 , 遂于八月十一 日乘船由浑河返沈阳 , 行至城西四十里履鸡堡 (今沈阳 市于洪区埃金村) 即溢然长逝 , 结束了六十八岁的一生。

  第八子皇太极继位后 , 尊他为太祖武皇帝 , 葬之于沈阳城东浑河北岸天柱山 上的清福陵 。清人关后几代皇帝续加尊溢 , 至乾隆时最终确定为 “ 太祖承天广运 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睿武端毅钦安弘文定业高皇帝” , 表达后世子刊时开基创 业祖先的敬慕之情 。努尔哈赤去世后第九年 (1 6 3 5 ) , 他历尽艰辛统一起来的女真族改称满族 , 并在后来融合发展为中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之一 。

  努尔哈赤去世后第十年 ( 1 6 3 6 ), 他创立的后金汗国改称大清帝国 , 并于

  16 4 4 年人主中原 , 成为在华夏大地延续二百六十八年的统一王朝。

  努尔哈赤去世后第三百八十一年 (20 ( 科) , 安葬他的清福陵和他创建的沈阳 故宫 , 以杰出历史艺术价值列入世界遗产 , 将永久寄托人们对这位开国汗王的追 思。

捷豹彩票|捷豹彩票下载_Welcome